首页 > 行业新闻 > 轧面条与磨香油
轧面条与磨香油

访问人数:0 文章作者:  发布时间:2015-08-02

曾经与我的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的两件事:一件是轧面条,一件是磨香油。

在我的童年时代,面条可谓每个普通家庭最为常见的主食之一,一般家庭无菜可吃或者家庭主妇懒得做菜时,很简单,喝面条。将面条煮熟,浇上事先调好的葱花汤,一锅热腾腾的面条,方便快捷地解决了家庭主妇做饭的难题。那时的面条机当然也非常普遍,几乎每个街区都会有一到两家的样子。

那时我主要的家务劳动就是轧面条,常常是在放学之后,妈妈装好一搪瓷缸子面,然后交给我一个干净的馍筐,再给我一两毛零钱,让我去轧面条。我自己也很乐意去轧面条,一来可以出去透透风,二来剩下的钱归我—— 虽然不多,毕竟是一项收入。轧面条的铺子就在我家的西邻,一间老旧的门面房,需要一扇一扇拼装木门的那种,里面条件简陋,光线不足,空间十分逼仄。面条机照例是手动的,经常会有几个孩子等在那里,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,轮着谁,谁去摇动面条机。

一般轧面条的程序是,店铺主人先将干面加水和好,撒匀放进面条机内,经过反复碾轧后成为结实的面饼,然后轧成面条。有时等候的人太多,孩子们就会把自己装面的家什一一排好,自己跑出去玩一会儿。偶尔也会出现谁家的孩子疯玩起来,忘记拿面条的事,结果或者面被店铺主人晾在一边,或者人被家长喊来喝斥一顿。“熊孩子”只有老老实实地承认错误,垂头丧气地回家反省。

与轧面条的铺子比起来,磨香油的铺子就少了许多。毕竟,在那个年代,香油尚属比较奢侈的调味品,比如我家,只有贵客来家吃饭,妈妈炒菜时才会滴上几滴香油,而每次滴过香油,妈妈也总会小心翼翼地用瓶盖将溢出的香油刮回瓶里。所以,像买香油这样重要的事情,妈妈大多会亲历亲为,即便有时支使我去买香油,也不免千叮咛万嘱咐,如此等等,去买个香油就好像如临大敌,唯恐有什么闪失,直到把香油安全交到妈妈手中,才算长出一口气。

磨香油的铺子同样是在一些看过去黑糊糊的老房子里,迎门有两口大铁锅,后面摆放着石磨和筛子等一应工具。别看磨香油的工具简单,磨香油的工序却一点儿也不简单,据说磨香油有五道工序至为关键,分别是“筛、淘、炒、磨、敦”—— 先是挑选出上好的芝麻,用筛子或簸箕去除里面的杂质,再放进水中进行淘洗,轻轻撇除上面漂浮的叶子和瘪粒,倒入炒锅中不停地翻炒,然后将炒好的芝麻磨成酱,两口大锅也分别派上用场—— 将芝麻酱倒进锅中不停地摇晃,让油与酱逐渐分离,慢慢撇出表面清澈的部分,就是香油。

香油铺的一个最显明的标志,就是站在很远的地方,就可以听到两口大锅被人来回摇动时的“吭吭”声,无论香油铺有没有招牌,买香油的人总会循声而至。如今,小城里再也听不到这熟悉的声音了,我的童年渐行渐远,曾经的老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去买个香油就好像如临大敌,唯恐有什么闪失,直到把香油安全交到妈妈手中,才算长出一口气。